我爱这信息爆炸的美丽新世界:展评 OCAT 蒙塔达斯录像作品

Categories 文章

上世纪八十年代是电视媒体爆炸的时代。1985年尼尔·波兹曼出版了《娱乐至死》,分析了印刷机时代和电视机时代的不同,提醒人们警惕电视媒体所可能造成的后果。

“有两种方法可以使文化精神枯萎,一种是奥威尔式的——文化成为一个监狱,另一种是赫胥黎式的——文化成为一场滑稽戏。”

当人们总是在警惕《1984》式的集权和暴政时,却不知不觉地掉进了《美丽新世界》布设的华丽陷阱之中。而艺术家蒙塔达斯在更早些的时候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曾在七八十年代创作了大量的和电视媒体有关的作品,其中的一些作品系列至今仍在继续。艺术家所看到的是电视不但作为人们获取信息和娱乐的一种方式,它还兼具文化宣传、教育的作用,这是每个国家的权力机构对观众./民众进行“任务传达”的最有效媒介:它比文字的冗长和线性传播模式要更好理解,它拥有动态的影像和声音,通过快速的剪辑和花哨的特效能够满足注意力最短的观众的需求,它填补了缺少文化的群体的日常空白,以一个接一个的电视节目为观众营造“我在接收信息,我不是完全没有文化”的错觉。
Continue reading “我爱这信息爆炸的美丽新世界:展评 OCAT 蒙塔达斯录像作品”

展评:沪申画廊《拼贴:玩纸牌的人》

Categories 文章

德国艺术家马克思·恩斯特(Max Ernst)曾这样定义拼贴:“两个无关的现实在一个陌生的平面偶遇。”这或许是对于拼贴艺术这种具有一百多年历史的新艺术形式的一种最贴切的诠释了。它的主要作用在于在图像中介入“真实性”,因为现成品的介入构成画面,在原本无关联的元素之间搭建起随机的、临时的联系。达达主义、构成主义以及波普艺术都擅长使用拼贴的方法进行创作。

在展览《拼贴:玩纸牌的人》之中,我们能够看到策展团队 Xn Office (倪有鱼、徐小丹)对于不同形式的拼贴,包括平面的、装置的、新媒体的、蒙太奇的多角度诠释。

在戈壁滩空旷场的域内,竖立着一幅幅突兀的绘画装置。这是艺术家庄辉的作品《庄辉个展》。其背后的“拼贴”创作跨越了几十年,曾经拍摄照片的地点面目全非,庄辉将当年拍摄的画面绘制在这些断壁上,再将这一场景拍摄下来,构成了三段时空的重叠。泛蓝的色调为画面注入了静谧的感觉,用对比的手法更加凸显出戈壁的荒芜和颓败。并置的几张作品将两次戈壁造访框入,以“第三次”的形式呈现在展览空间内。
Continue reading “展评:沪申画廊《拼贴:玩纸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