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杀·情色·无浪潮:致敬米兰八十年代

文/卜生

导演 Barnaby Clay 的新短片 Pretty Prizes 可以被看做两种内容,一种是给 Daniele Luppi 拍摄的新歌 Pretty Prizes 音乐录影带,另一种是 Barnaby Clay 的个人实验短片,但是用到了 Daniele Luppi 的音乐。两种看法并不矛盾。

Pretty Prizes 这首新歌收录在了新专辑 Milano 当中,本身 Daienle Luppi 和 Karen O 在这几年的音乐探索中就不断将独立摇滚这种风格赋予了很多属于七八十年代的破碎跟神经质,风格上(甚至唱腔上)甚至可以看到 Davide Bowie 和 Iggy Pop 的影响。

新专辑 Milano 以“米兰”为题,用音乐致敬了八十年代的米兰,一个享乐主义、拜金主义风行的纸醉金迷的米兰,和当下显得禁欲和自控的米兰截然不同。按照婴儿潮的理论,二战结束后伴随着一大批婴儿的出生,而八十年代这批婴儿潮期间出生的婴儿正直青壮年,全世界受到二战波及的国家(除了中国)都在八十年代进入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经济增长和繁荣时期。这种繁荣最直观地体现在并构建了八十年代的都市文化:注重消费主义和享乐主义,肉体和欲望的狂欢成为了夜生活的主要节目。

Chapter 1 伪新浪潮

短片从女主角 Soko 在车内打电话开始,值得注意的是,如果不是 iPhone 的出现,很容易就把观众欺骗了,因为无论从拍摄风格、色调、服装都让人以为这是一个来自八十年代的黑色电影(film noir)或者是八十年代的 B 级片的某个片段,让人以为正在上演的是俗套的蛇蝎美人暗杀男主而之后未遂却陷入爱河的故事。

Soko 在调情,并称自己的男友为“渣男“,””而电话另一端的声音来自 Karen O, 看起来,一位双性恋女性准备抛弃自己男友而和新女友私奔的故事就要就此展开了。

Chapter 2 Twist of Fate

在房间内,Soko 沐浴后化上妆、戴上耳环、换了一身衣服,Daniele Luppi 的新歌 Soul and Cigarette 播放到了尾声,”like a pilgrim in a holy land” 的歌词反复吟唱,画面中的 Soko 一身红色浴袍,涂抹红色的嘴唇,用红色这种最直观的符号来隐喻着生命、性,并用音乐的暗线来提示她之后将要做出的宗教仪式般的举动。随即 Pretty Prizes 从唱片机中传出来,Karen O 的声音在音乐中再度出现,以女歌手的身份。从始至终,Karen O 本人都没有出现,她的声音在影片中埋下了两条暗线,相互呼应。Soko 很冷静,也很享受手中的酒和耳中的音乐,对躺在床上的男友无动于衷。

她随即坐在床上,不去理会躺在旁边的男友,从画册上撕下一页,婴儿耶稣的画像,之后则一边打电话一边把它折成了一只纸鹤。这个看似没道理的动作则暗示了男友的死亡以及凶手是 Soko. 一个致敬很多 B 级片和黑色电影的做法,即凶手在杀人之后都会做一些仪式化的动作来表示自己的身份,像一个签名,给死者一个封印,给警察和案件调查的人员的一种“耀武扬威”,也是反映杀手“精致细致”另一面,反衬其残酷无情的一种手法,但 Soko 并不具有变态杀手的癫狂,反而清纯地像一个第一个赴约的高中生。

Chapter 3 Like a Virgin

她略带欢快地离开房间,赶去与新情人的约会,甚至流露出一丝少女的青涩,将纸鹤放在了男友的头上,男友被枪崩开的头颅的血已经将枕头染红。画面最后定格在墙上的一幅摄影作品之中——米兰天主教堂——米兰的地标性建筑,将死亡有意升华到了宗教的高度,是一种“正义的”谋杀,是一种“替天行道”,呼应纸鹤所营造的女性使徒行者形象,与离开房间时的轻快形成反差与对比,身上凝聚着《杀手莱昂》中马蒂尔德的单纯与冰冷的复杂气质。

专辑 Milano 的最后一首歌 Café Flesh 响起,作为整个影片的终曲,歌名致敬的是1982年 Stephen Sayadian 导演的同名情色荒诞电影。在电影中,未来人被分成两种,阳性的喜欢做爱的人,和阴性的做爱就觉得恶心的人,而阴性的人需要被强迫观看阳性的人被迫在舞台上做爱。这种纯粹为了感官刺激和恶趣味的设定的情色片同样用 B 级片的手法折射出80年代的迷醉,也通过音乐一开头的迷乱即兴的管乐和糅在一起的电吉他、鼓给整张专辑增加了一丝“无浪潮”(No Wave)音乐的色彩,正如无浪潮的昙花一现一样,80年代的华丽和致命也随着 R&B 等音乐的出现而逐渐消失了。


原文发表在 NOW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