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GO BOSS 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 2017

文/卜生

此次大奖提名的四位艺术家在策展人李棋的策划下,在被重新赋予的语境中带来了大量的全新委任作品。既有艺术传统、大众文化,也有跨自然科学和干涉建筑现实的作品。

于吉是一位乐于在自然和废墟中进行“劳动”的艺术家,她的装置作品大量的材料都来自于拾得物,包括树枝、铁链、石块等,通过她的手进行重新编排。《练习曲——慢板 乐章 IV》以悬挂的铁链和黏着其上的松香构成巨大的硬质网络,有机物附着在无机物上,仿佛一次巨大的生态入侵,激发人们去思考代表着工业与冷酷的铁链和代表着自然与脆弱的松香之间所造成的张力和冲突。这件作品和场内的《石肉——零件#3》形成呼应,石头这样的无机材料构成有机的人体的模样,再次将这样的冲突进行强调。

三楼展出的是陶辉的新作《你好,尽头!》,这是艺术家前一段时间在日本驻留期间所创作的视频作品装置,由镶嵌在水泥板中的电视围成九宫格的矩阵构成。9块屏幕分别呈现了9个不同的人打电话的画面,无论是颜色处理还是角色的谈话语言,抑或是中文字幕的字体这样的细节,都让人觉得这是一些日剧的片段截选,但实际上是艺术家在日本期间找的演员按照脚本全新拍摄的内容。

陶辉擅长在作品中以全新的语境嵌套旧的内容造成冲突。《你好,尽头!》是这样的作品,《演技教程》(2014)也是这样,以虚构的表演培训班的上课环节嵌套的是浮夸的演技,让本应该释放演技和情绪(某种戏剧教学方法论)的学员们在美术馆的语境中显得十分可笑。而《德黑兰的黄昏》(2014)同样如此,在伊朗的一辆出租车里,打扮成新娘的演员在自言自语,诉说着演员的苦衷,穿了无数次婚纱却没有一次是给自己的爱情,整段台词照搬梅艳芳在告别演唱会上的独白,彼时梅艳芳已经诊断出癌症,但是公众并不知晓,梅艳芳的一身婚纱和独白如今看来更像是说给歌迷的遗言,因为她看到了自己死亡,并且安排在歌曲《夕阳之歌》这首充满告别和伤感的歌曲之前。这样的故事被嵌套在了伊朗的一辆出租车之内,由年轻女演员扮演,经过这样的语境转换,告别和伤感被移除,却营造出在女性地位很低的国家的年轻女演员所面对的无奈和压迫。

赵仁辉的艺术实践具有自然科学甚至是科幻的色彩,将美术馆的空间改造为临时的自然科学博物馆。通过使用琥珀意象,将动植物的标本封存在试管中,以矩阵方式陈列在展台上,体现其以调查研究为方法论的创作方式。他虚构的组织“批判性动物学家研究所”以虚构的科学话语和图像介入艺术,质问的是人与自然的关系和对生态问题的关切。通过使用展台、展柜、标本、微距摄影等科学馆的布展方式,构建“科学”的严肃性。

外滩美术馆的五楼和六楼被改造成单一方向通道的“迷宫”,展出的是艺术家李明的作品系列。悬挂的 LED 屏幕上展出的是《变焦》,这是一件具有地理勘探性质的实验作品。艺术家从杭州出发,将镜头对准上海,通过不断拉近镜头,找到所能及的建筑,登顶之后再拍摄、再变焦、再登顶,直到拍摄到上海地标东方明珠塔为止。而居于中庭的镜子则将作品和空间进行了复制和折叠,以两个对称的方向从杭州不断拉近到上海。而在回廊中,一连串小屏幕展出的作品其实逐渐推进,按照艺术家的说法,灵感来自于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一部巴洛克音乐的登峰造极之作,巴洛克音乐擅长使用赋格、对位法、镜面转换、首尾相接这样的手法,让复调的多个声部互相追逐,就像这些视频中的内容一样,也暗合了巴洛克音乐所激发的主题:回廊的回路和镜面的镜面转换。


原文发表于《典藏》2017年12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