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访002 | 艺术家徐冠宇

1.近期的作品 Constructing Utopia 为什么不再延续之前的酷儿主题了?

Constructing Utopias 是我进一步探索 One Land To Another 所带来的问题的项目。对于我来说,美国主流文化产物是我青少年时期意识形态以及个人欲望的主要影响因素之一。不论是政治上对于美国式民主的宣扬,还是经济上的对于阶级的展现,亦或是对于性的刻画都深刻的影响我对于“美国梦”的向往。然而这种“好莱坞式的”、刻板重复的、建立于资本主义白人异性恋家庭观的形态并不是普世的、不是任何人都适合的。

然而美国的这种流行文化和消费主义的观念已经在全球各地有着影响力了。在某种程度上,美国对内与对外大力输出这种美国式的生活方式(消费观、政治观、性观念等),可自身却是一个复杂的,充满矛盾、歧视、隔离的国家。美国主流影像中片面的展现与反复繁殖此类影像成为我这个项目质疑的问题。因此对于我来说,如果我不是 queer,大概也不会做这个项目吧。

2.乌托邦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你的乌托邦是什么样的?

一个我不会被边缘化的地方吧。拥有特权的人的权力能够流动向被边缘化的人的地方。一个可以以沟通代替交火的地方。

3.酷儿和性这两个元素,对你的创作有哪些影响?

大概是某种夹缝求生的意味吧?意识到社会上对于身份架构的形成以及由此制造中心与边缘形成权力的分化和阶级。直接体现于谁富点,谁道德好点,谁能占便宜。

4.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了自己的性取向的?你是一个有 daddy issue 的人吗?
大概是初中就有吧,但是一直试图忽视与不承认,害怕被周围人否定。

5. 你如何看待 masculinity 和 femininity?

对于我来说是社会构建的产物。回归第2、3个问题的答案这个二元构建被利用于“区别他者”,以此构建权力关系。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能够认识到,男人可以女性化,女人可以男性化是很正常的事情。而女性与男性化的表达也是多层次的不是直接的两个二元极端。


徐冠宇

徐冠宇 ,1993年生于北京,芝加哥艺术学院纯艺术学士学位,目前工作生活在芝加哥。


关于“速访”

这是我想要进行的一个比较有野心的项目,主要是受到小汉斯的启发,持续地高强度地与人对谈产生更多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