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评 | 我爱这信息爆炸的美丽新世界,蒙塔达斯@OCAT 上海

上世纪八十年代是电视媒体爆炸的时代。1985年尼尔·波兹曼出版了《娱乐至死》,分析了印刷机时代和电视机时代的不同,提醒人们警惕电视媒体所可能造成的后果。

“有两种方法可以使文化精神枯萎,一种是奥威尔式的——文化成为一个监狱,另一种是赫胥黎式的——文化成为一场滑稽戏。”

当人们总是在警惕《1984》式的集权和暴政时,却不知不觉地掉进了《美丽新世界》布设的华丽陷阱之中。而艺术家蒙塔达斯在更早些的时候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曾在七八十年代创作了大量的和电视媒体有关的作品,其中的一些作品系列至今仍在继续。艺术家所看到的是电视不但作为人们获取信息和娱乐的一种方式,它还兼具文化宣传、教育的作用,这是每个国家的权力机构对观众./民众进行“任务传达”的最有效媒介:它比文字的冗长和线性传播模式要更好理解,它拥有动态的影像和声音,通过快速的剪辑和花哨的特效能够满足注意力最短的观众的需求,它填补了缺少文化的群体的日常空白,以一个接一个的电视节目为观众营造“我在接收信息,我不是完全没有文化”的错觉。

人类拥有着其他任何物种都不具有的“共情”能力,因此人们都会主动避免看到引起不愉快共情的内容。电视因此就成为了将一切内容娱乐化的工具:一条关于灾难的新闻之后可能是某品牌的广告,总统竞选被打造得像真人秀… 对于电视媒体所产生的此种担忧也体现在蒙塔达斯的作品之中。

作品《掌声》是一部充满反讽意味的作品。它是观众进入展区遇到的首个作品。巨大的三联屏幕上,左右两边是持续不断的观众鼓掌手部特写,伴随着持续的、雷鸣般的掌声,中间的屏幕是用蒙太奇手法呈现的拾得素材与鼓掌交替进行的画面。在这些从电视媒体收集来的拾得素材中,画面不断快速切换,我们可以在短暂的时间内看到以黑白影像呈现的葬礼、刺杀、天灾等理应表示哀悼或愤怒、惋惜的内容,然而在轰鸣的掌声和快速切换的画面里,情绪来不及酝酿及渲染就被淹没在了掌声中。

同样,作品《这不是广告》完成于1985年,可以看做是一次没有“人”参与表演的行为艺术作品。在时代广场的超大电子屏上,每隔20分钟,就会在不断播放的广告之间插入蒙塔达斯的这部55秒的作品,内容为几条切换的文本“这不是广告….下意识的….速度…碎片” (This is not an advertisement… subliminal… speed… fragmentation), 画面不断扭曲、变形、放大,直到最后再也辨认不出任何内容。

信息过载是伴随人们进入八十年代后遇到的问题,我们也能够从赛博朋克的科幻电影中找到线索,能够看到八十年代的人们在构想未来时,未来总是一副肮脏的模样,并且充斥着各种形式的屏幕所带来的信息过载。

蒙塔达斯以文本的方式和反讽的手法再次质疑了当代电视媒体的最大副产品——广告。他将“不是广告”插入在广告与广告之间,在时代广场这样人流涌动的地段引发人们思考。人们从对信息的渴求转变为被信息“填鸭式饲养”。通过利用广告牌所营造的消费主义语境和信息过载,蒙塔达斯的《这不是广告》仿佛一个伪装起来的宣言,用广告的手法质疑广告。谜语似的文本“下意识的、速度、碎片”暗指的是广告传播的模式,让人变成下意识接收快速消费主义碎片的机器。


原文发布于《典藏》2017年11月刊。
OCAT 展览信息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