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 【二十一世纪人类考】网络

如果二十二世纪的时候人类还存在、互联网还存在、晚上的信息也没有因重大事故而被删档的话,很有可能会有一门学问叫做“互联网考古学”。其实现在也有人在做这样的事情,可惜互联网出现的时间到现在还不长,可考的内容也比较少。100年后,人类会制造多少信息?如何从这些信息里研究二十一世纪的人类社会?

不知道。

不过我觉得自我介绍这个事物应该非常值得一考,可以研究一下二十一世纪互联网使用者对于自我的认知。

“Well-educated and descent.”

No, you are not. 本世纪酷儿群体最大谎言。

“生活在二十一世纪初期阶段的人类有着所有技术革新前期阶段所具有的那种焦虑,他们排斥新事物,却又不得不依附于新事物。他们错误地以为网络世界和现实世界是不同的,他们以为网络世界的虚假身份能够让他们从现实中逃避,他们强烈排斥网络世界的实名认证,并认为网络是逃避现实和发泄不满的途径。

“其实他们都错了,因为无论是否实名制,都会证明他们是 loser, 因为想从网络这个渠道逃避现实本身就是错的。因为那时的他们并不知道,在他们未来的几十年内,那场不能言说的巨大革命将让社会产生一次逆向流动,从网络奔回现实。

“或许对于这一时期的人来来说也是一个好事,毕竟他们不知道那次巨型革命即将发生,反而生活的无忧无论,虽然这在我们现在看来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二十一世界互联网考》,2236年,第三版

展评 | 艺术门:《迷阵》

作为假象的表象

文/卜生

身处信息洪流之中的我们每天要处理大量的信息,思维在洪流中迷失与肉体在现实中被封印,这两种状态对人进行撕扯,多半也是造成无数烦恼的显性或隐性的根源。

艺术门最近展出的《迷阵》就以不同程度的“迷失”入手,探讨人的精神与物理边界。

整场展览另我印象最深的是 MAP Office 的作品 The Impossibility of Map (地图的不可能性)。这个艺术家小组利用前期研究的地图测绘数据,以50天的展期为期限,以针头笔和硫酸纸这种理工意味深厚的创作媒介,打印出完整的南中国海地图,并由现场的工作人员将每一小块按照固定的位置摆放好,最终以整个墙面为背景,拼出南海诸岛的形态。
从最近展览的趋势来看,新媒体艺术似乎越来越 geek 向了。今届的上海双年展也有这个趋势。艺术永远离不开技术,技术的革新也必然引发艺术的革新,所以,如何利用技术继续让当代艺术保持“让人不安”和“让人发问”的本性是所有“技术流”要思考的问题。
MAP Office 的这件作品与其他之前的作品有着一个相似的主题:人类不断对测绘技术精细化的目的是什么?对于孤岛的探索背后的政治因素或许大于科研本身。地图可以精细到毫米甚至更细微,但地图还是减少不了人类的政治问题,而大多时候只会成为增加问题的工具。

孙原&彭禹的录像作品《当看不再是一个选择》以一群人蒙眼拆枪、装枪的反复动作吸引了很多观者。整齐划一的枪械声平添了许多仪式感,而视频中人们整齐划一的程式化动作也增加了这一感觉。这套军人必修的“基本功”让远离军营和战火的人们感到心惊胆战,甚至,当他们眼睛被蒙上,看不见对方及观众的表情时,在无法收到任何人的反馈时,这套动作变得更加冷血。机械重复的动作给观者提供了解读作品的各种可能性,一股不安的氛围弥漫在这隔离开的空间内。

而作品的正对面,就是 Sakarin Krue-On 具有佛教意味的壁画作品,朱红色的背景上面用粉笔绘制的佛教符号/元素的圆环(“阵”的一种)。这件与上文提到的《当看不再是一个选择》用幕布隔开。幕布区隔了物理空间,也区隔了象征杀戮的枪械与象征普度众生的宗教。朱红色的壁画背景甚至因为布展的打光而造成了该区域的空间中弥漫的红光。一种临时的、在场的神圣。

很多时候一味地挖掘信息并不能让你摆脱迷失的窘境,背后隐藏的所谓真相或许只是另一个表象。

原文发表于《典藏杂志》2016年12月刊

037 蠢即是恶

时刻拿这句话来提醒自己。

有几个形容人不太聪明的词:蠢、呆、傻、笨、愚。这其中的差距其实非常大,最大的区别就是:蠢是一种恶。它会害人。而害人者或许不知道,或许不在乎,还会继续作恶。

蠢人的分布非常广泛,而且通常和智力水平没有特别严密的关系。
他们是带孩子去找杨永信的父母;
他们是让孩子在大街上便溺的阿姨;
他们对被强奸的妇女说“都怪你自己骚”;
他们对同性恋说“上帝不允许同性恋”;
他们为了养老而生孩子,用孝道绑架孩子,告诉孩子“必须无条件听从父母”;
他们在婚礼上非礼伴娘,说“只是一个玩笑”;
他们是把鱼虾放到海鲜过敏者便当里的“恶作剧”者;
他们会对邻居的孩子说“读那么多书没有用,赶紧赚钱才有用”;
他们会对自己的女儿说“女人过了XX岁就不值钱了”;
他们会对自己的儿子说“为什么你赚不到钱?为什么别人儿子能开跑车?”;
他们脑子里只想着活着,不是生活;
他们对别人的人生指手画脚,同时也痛恨别人对自己的非议;
他们想尽办法从公司占便宜,痛恨自己的工作和同事老板,却不想着换一个自己喜欢的工作,因为他们不知道什么是“事业”;
他们仇恨/歧视外国人,认为自己生活的不幸都来源于这些外来者;
他们旅行只为购物,并不知道自己只是换了个地方买东西;
他们因别人的荣耀而骄傲,因别人的失败而憎恨;
他们给自己的孩子报了各种特长班,因为别人孩子也报了;
他们觉得只要自虐,就会获得别人的同情和帮助;
他们买了无数件没有用途的东西,却花几天的时间寻找破解手机的办法和破解软件;
他们因一个明星的外表而追星,说不出自己偶像的代表作(或许偶像也没有代表作);
他们排队2个小时,为了领取免费的鸡蛋;
他们觉得做爱不戴套比不慎怀孕了/染病了要值得冒险;
他们健身之后,觉得所有不健身的人都是在慢性自杀;
他们节食减肥,把自己减成了很瘦的胖子;
他们认为别人的一切事情都是在针对自己;
他们集体荣誉感爆棚,因为他们无法独立;
他们擅长麻烦别人,嘴上说着“下次遇到别的事情我来帮你”,但不会有下次;
他们是键盘侠,用零成本给世界添堵,而现实世界中他们活得没有尊严;
他们热衷网络词语,使用新鲜的词汇让他们觉得自己在时尚的前沿;
他们自己买假货,责备别人也买假货;
他们认为性是脏的,性学家是变态;
他们会用“外国人嘛”来归纳总结所有与自己生活方式不一样的外国的现象;
他们认为世界只有两种人:中国人、外国人;
他们认为成功一定要经历苦难,顺滑地成功背后一定有鬼;
他们自己经历过苦难,也要求别人一定要经历苦难,否则“不完整”;
他们认为女人一定要生孩子,否则“不完整”;
他们不相信世界上有人会真心地发展什么兴趣爱好;
他们把吃饭和睡觉说成兴趣爱好,并在自我介绍的时候,幽默地告诉对方,觉得自己幽默感十足;
他们把宗教当做积分,用来不断抵消自己的罪恶;
他们觉得别人做的一切自己做不到的事情都是在装逼和炫耀;
他们或许努力地往上爬,改善生活只是副产品,真正的目的是将别人踩在脚下;
他们有一万个理由讨厌日本,一万个理由讨厌黑人,一万个借口给自己的失败;
他们说:正经人怎么会去酒吧呢;
他们花了很多钱用来“打点”,没想到用这些钱搬到更好的地方;
他们认为搞艺术的都是疯子,卖艺术品的都是为了洗钱;
他们饿了几顿为了吃自助餐,然后撑到浑身难受;
他们对自己的孩子说:一个巴掌拍不响;
他们对孩子说:父母怎么会错呢?;
他们觉得单身主义者都是变态;
他们觉得除了阴茎插入阴道,其他一切体位都是恶心的;
他们认为贞洁牌坊是一个无上荣耀;

总之他们陷入在这生死场里,关闭了自己的脑子,因为打开脑子意味着不安。简化思维,一切都是二元论。只想着活着,所以没用的东西不会去碰。
他们是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一个移动的造粪机。

036 | 厌女、性别、道德批判

厌女症 / misogyny

如果你是男的,有人说你“像个女人”,你会生气吗?为什么生气?

一个值得玩味的现象是,当人类终于摆脱食不果腹、终日靠体力劳动来维持生计之后,人们大声庆祝进入了工业时代、信息时代,不再是野蛮人;另一边却仍然保留着野蛮人的习性,认为体能上的强者=强者。

由于生理原因,男性普遍比女性强壮,这也是几千年以来,女性一直以弱者形象存在的原因。然而在当今的文明社会,这种所谓的一强一弱,共同生活在这个社会里,荒诞的事情就多了起来。除了明目张胆地对女性的奴役与物化,有些甚至在人们察觉不到的地方也有这样的现象,而很多人却不知道。

更可怕的是,在 LGBTQ 群体中,厌女的现象也不少,这非常出乎我的意料,我本以为在 LGBTQ 群体中,打破了固有的性别印象会让这个群体内部少一些歧视,其实不然。

很多男同和女同都歧视跨性别者,认为他们不男不女,不够“纯粹”;
在男同的群体中,对于女性化的男性也是有歧视的,充满侮辱性的词汇,甚至一些接受了自己孩子出柜的父母,也会说“你做同性恋可以,但是不能做受。”;
男同中更有一个迷幻的词汇叫做 straight-acting, 意思就是行为举止像直男的男同性恋,我不太确定“行为举止像直男”意味着什么,如果这个词的意思等同于“阳刚”,那就等于默认了“直男=阳刚”,“男同=阴柔”这个模式,而这个模式是不正确的;
攻受的划分,我个人觉得是没有什么道理的,对我来说,这只是体位的差别,如果你一辈子只坚持一种体位,并把自己划分为攻或者受,我也没有什么意见,只是,划分完了以后,攻为何有一种优越感,却嫌弃受呢?
在女同的群体中,一些人喜欢划分T/P, 无可厚非,个人选择罢了,但是很多 T 是很反感被别人说“具有女人味”,她们更喜欢被用男性化的词汇来形容;
变装皇后(drag queen)具有一定的喜剧效果,很多皇后都是喜剧高手,这和变装皇后的历史分不开,因为最开始的变装(反串)就是被当做笑话来看的,毕竟在很多人的脑子里,“挺好的男人穿女人的衣服、做女人的动作简直是个笑话”;
而女人穿男人的衣服则不是笑话,是中性风、是性感;

有一定成就的女性被称作“X哥”、“X爷”,而我想知道,有没有一个成功的男性被称作“X姐”或者“X姨”的,有吗?
还有关于“先生”这个词,我已经懒得再去辩论了,我也知道称呼杨绛为“先生”是表示尊敬,因为“先生”表示“在本领域有一定成就和建树的人”,那既然这样,为什么“市民王先生”却可以不用有任何成就就可以被称作“先生”?

众多的现象都指向一个事实:在众多人的心中,男性代表着强者,女性代表着弱者。任何强者的属性都是好的,任何弱者的属性都是不好的。而社会又有一大套规则规定了什么是男性的属性,什么是女性的属性。

这些所谓的规定,有几个又是经得住推敲的呢?并且,什么是男性属性?什么是女性属性?

男女差异真的有那么大吗?这种差异是与生俱来的还是后天强加的?

性别到底是什么?性别二元论为什么还没有被摒弃?出生时带来的不同的性器官造成了不同的生理性别,我不觉得性器官和其他的器官有什么不同,那为什么具有男性器官的人就要和具有女性器官的人在各个方面都要不一样呢?这不是生理原因造成的,是后天的社会环境造成的。

更受够了所谓男女思维方式不一样的鬼话。思维方式是培养出来的,不是生出来的。男人理性、女人感性更是鬼话。这完全是和星座一样的鬼话,你不断地看关于你自己星座的性格分析,潜移默化就往那样的性格上靠,自己就越来越像那种星座的性格。如果你观察年龄大一些的人,他们还没有接受过星座这种事物的感染和影响,你会发现他们经常是不符合那个星座的性格的。倒是年轻人经常符合自己的星座特质。

男女思维方式也是这样。如果社会总是强调男的如何、女的如何,最终的结果就是很多男的就变成了那样,女的变成了那样。但是,不符合星座特质不会怎样,而不符合男女的特质就要受苦了。人们对于男女特质总是特别地在乎。特别地在乎。

不但男人该如何、女人该如何,居于高位的男性如果做出了女性化的事情就是把自己置于了低位,就应该感到羞耻;而女性做了男性化的事情则相反。

人们对于性别和与性有关的事物一方面迟钝到不行,认为只有两种,并且男女有着十分大的差距,不可逾越,男女有着不同的性格,任何超越自己生理性别的性格和行为都是可耻的;另一方面却又敏感过头,对于别人是否男性化、女性化、衣着打扮、性行为的体位等等观察细致入微,一旦有人逾越了某种界线,就要进行道德批判。

先不说这种所谓“道德”有多荒诞,单说这种批判,人们总是带着些许幸灾乐祸的心态去对别人进行所谓的道德批判,似乎能够获取某种快感。

道德批判的门槛太低了,谁都可以通过批判别人来获取片刻快感。对于有更高追求的人来说,快感的阈值更高,从高级行为中获取;对于没有更高追求的人来说,道德批判就成了难能可贵的一种获取快感的途径,一段时间内没有可批判的人,他们就会嗅觉敏锐地到处寻找,从邻里发展到网上,批判着那些不符合所谓道德规范的人,获取快感、觉得自己正义凛然、散发光辉,然后投入到下一轮的寻找之中去。

在这样的道德标准下,被束缚的不但是女性,还有男性。

是男是女要你管?

issue# 25 Anthony Reed 的破碎魔都

《上海》 - 安东尼·里德

Shanghai project_2

安东尼·里德(Anthony Reed) 在过去的三年时间中,断断续续地拍摄下了他眼中的上海,以他个人的主观视角对上海这座城市进行解读。精神分析学家卡尔·荣格的思想对安东尼产生了非常关键的影响,特别是“集体无意识”的观点,在深层次影响了安东尼的摄影创作。

Shanghai project_3

Shanghai+05.06.14

摄影项目《上海》是安东尼和他的双胞胎兄弟菲利普(Phillip Reed)在中国期间拍摄的全部作品中的一部分。“不破不立”,“A Happy Arrangement”, “Signs of Life”是兄弟二人从2008年开始在中国拍摄的三个作品系列,每个系列都从独立的视角审视着当代城市生活。

Shanghai+07.08.15_3

“在拍摄的过程中,我特意去寻找城市中那些具有变革意味和张力的场所。那种所有事物都彼此紧密联系却又互相撕扯与孤立的感觉是我想要弄清楚的感觉,这在大都市的中心才能够体会到。”


Shanghai – Anthony Reed

Shanghai+2013

Shanghai+2014_16

In his photographic series Shanghai Anthony Reed has been exploring locations around the city center of Shanghai. The photographs offer a subjective interpretation of the city.The psychologist Carl Jung was a key influence, particularly his writings on the collective unconscious.

Shanghai+27.07.15_2

Shanghai+17.09.14

The project adds to a growing body of work produced in China by Anthony Reed and his twin brother Phillip Reed; ‘不破不立’ (no destroy, no reborn), ‘A Happy Arrangement’ and ‘Signs of Life’, are three chapters to a wide body of work the brothers have been producing in China since 2008, each chapter considers alternative approaches to the contemporary urban condition.

“In the image making process I deliberately sought out areas of the city that embodied a sense of change and tension. It’s my attempt to understand how intimately connected all things are in contrast to how atomised and isolated life in large urban centres often feels.”

034 | 【无理故事】为你死双年展

两年一次的为你死双年展又要开始了。

该双年展始创于1956年,英文称为 Weinisi Biennale.

在电影普及、电视开始逐渐风靡的年代,生活无聊的人们突然发现,影视作品中,人们谈恋爱的方式和自己不太一样:自己恋爱的时候并没有那么爱哭、并没有那么爱吵架、也不是很喜欢在雨中奔跑或者扇嘴巴,更没有那么动不动就说要为对方死或者双双殉情。

【如果电影可以打动我,说明触动了我的内心。那么一定是真情实感,那么我现在和我的男/女友在一起如此平淡,一定不是真爱】这样的想法逐渐在那个年代的青年男女内心深处埋下了种子。

【你愿意为我而死吗?】这样浪漫又直击灵魂的发问成为了检验是否为真爱的金句。

【我并不太想为你死呢。】【好好活着不好吗?】被问的一方心里这样想着。【但是我如果说不想为你死,是不是说我不太爱他/她呢?】等等一系列问题全部都产生了。

思维缜密而有理性的人经过无数次的脑海演习之后说:我不愿意为你而死。
然后分手了。

情绪冲动而有感性的人毫不犹豫地说:我愿意为你死!

于是,在1956年,为你死秘密行动小分队成立了。他们也是为你死双年展的主要策展队伍。他们的任务主要是派遣组员深入到各个国家的各个角落,寻找愿意为对方而死的人。

当然,也有谣言说,这个小分队后来为了更好地监视哪些人说过这样的话,有和政府或者特务机构进行合作。随着科技的发展,监听手段也有当初的人为监听进化成网络和电话监听。

小分队在确定目标之后,会通过用伪装成各种身份的人散步在目标的家庭和朋友周围,伪装成同事、朋友、老师、甚至是男女朋友。获取信任之后,会通过各种手段,让对方把【我愿意为你死】付诸实践。一旦目标成功死亡,其遗体会被送到接下来一届的为你死双年展中进行展览,向世人展示爱情的伟大和一诺千金。

2016年的为你死双年展将展出305具来自各个国家的遗体。其中一位来自中国的遗体值得一提,据小分队确认,他们从1998年开始安排在目标的周围,跟踪了18年之久,破了该组织有史以来的记录。

该目标是一名42岁的中国男子,成功于2016年3月自杀。他的女朋友(小分队安插的组员)和他交往了4年,之前也有其他女性组员和他交往过,不过都没有成功诱发该男子的死。这次是该男子在听到女朋友说“如果你爱我,就去河里捞我的手机吧。”之后,跳下河里捞手机时溺水身亡的。该男子并不会游泳。

据悉,他的遗体除了常规的编号之外,亦被命名为《最长的一跳》来纪念这次破纪录的行为。

033 |【无理故事】家有恶邻

每当空调开启之后,凉爽的风就会直直地吹向床板,床板由于一时的热胀冷缩,会偶尔发出“嘎啦”的声音,但是就一下。

有时候他回到家,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空调,然后坐在电脑前,没多久,身旁的“嘎啦”声会提示他,空调还在开着,温度一会就会降下来。

这样的声音会不会干扰到邻居呢?毕竟这幢楼的隔音那么差,几乎上下左右住户的声音他都能够听到,那么他家发出的声音会不会也让别人听到?

还好,只是一声而已,不会干扰别人的。邻居们发出的声音要可怕、持续得多了。

他就这样想着。

201的老阿姨和狗在吵架。

203的四世同堂在用什么叫不出名字的方言吵架,或者只是大声地聊天。

302的孩子在练钢琴,《玛丽有只小羊羔》已经弹了三个月了,还是弹不顺。孩子把琴凳拖来拖去,发出轰鸣。

102的两口子在吵架,或者也是在聊天,听不懂,但是嗓门大,不知道是生气还是高兴,没有笑声。

上下左右。上下左右。

他打开电脑,找到《玛丽有只小羊羔》的钢琴版,放到最大声。同时打开视频频道,播放各种方言骂人的视频,以最大的音量。低音炮的喇叭被震得前后震动,确保周围的人都可以听到。

然后他悄悄地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并锁上了门。

他来到了自己住的楼的对面,依然可以听见钢琴声和骂人声,但是他已经分不清哪些是真实的,哪些是他在家播放的了。

这很好,他满意地观察着。

一宿过去了,相安无事。

031 | 【无理故事】红色的键盘

那是2075年的秋天,学校刚刚开学,这也是C306毕业之后第一次返回小学校园,他将以语文老师的身份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

C306被安排在上午10点去二年3班听课。距离上次走进小学校园和小学课堂有多久了,他不得不算了一下,已经有十二年了,时间飞快。他看着教学楼、走廊、教室、彬彬有礼的学生瞬间感受到了一股朝气和蓬勃的力量,不由自主地抬起头、挺起胸,朝着二年3班的教室走去。

“起立!”班长一声令下,全班同学站了起来,“老~师~好~!”,C306吓了一跳,自己并不是来上课的,只是旁听,为什么也要问候老师呢?这和自己小时候的规矩可不太一样。

“欢迎老师来我班听课!”,班长脆生生的声音再度出现,还没回过神,就听见全班整齐划一地喊着:“欢迎欢迎,热烈欢迎!”然后又齐刷刷地坐了下去。

C306点头示意,面带微笑,然后走到班级后面的座位上坐了下来。他知道自己上学的时候也为了迎接听课老师,班级也进行过彩排,所以他推断,这只不过是规矩不一样的彩排结果罢了。

思想政治课。再介绍完几位烈士的英勇事迹之后,老师H497话题一转,问了问同学们:“你们知道下个月8号是什么日子吗?”

“是键盘先锋日!”,一个小姑娘抢着说道。

“对!”,老师接过话,“是键盘先锋日!你们想不想做键盘先锋呀?”老师语气充满诱导地问。

“想!~~”全班齐声说。

“好!非常好!你们都是积极向上的好孩子!那么,谁能告诉我,为什么键盘先锋佩戴的键盘是红色的呀?”

全班同学齐刷刷地举手,老师点名了第二排的马尾辫女孩,她站起来说,“因为键盘是革命键盘先锋的鲜血染成的!”。一个完美的答案,和教科书一字不差。其他同学因为没有获得回答的机会而显得有些沮丧。

“对!”,老师补充道,“是革命键盘先锋的鲜血染成的。同学们,看看我手里的红键盘。”,H497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个红键盘,和他的手掌差不多大,通体鲜红,薄薄的一片,上面还有一些凸起,和老式的实体键盘一样的按钮,但看起来轻盈了许多,上面有一条细细的链子,用来配搭在脖子上。

学生们的眼睛充满了崇拜之情,目不转睛地盯着红键盘看。

“你们看,这就是红键盘。上节课我们说到,它是革命键盘先锋的鲜血染成的。可是你们知道为什么键盘会被鲜血染红吗?”

对于这个没学过的内容,全班同学表现得极其安静,并充满期待地看着老师,希望能快速地知道答案。

“好了,我们把屏幕打开,今天解锁第45页,这里有你们想要的答案。我来找一个同学来读一下这一页的内容。”

在众多举手的同学中,老师选中了第三排的一个男生,他坐得姿势最标准。

他站了起来,桌面的屏幕投影也一起拉了起来,文字正好浮现在他的眼前。他用稚嫩的嗓音读着:“在2007年,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不断壮大,各国之间的关系也联系得更加紧密,为了保护我们自己祖国的互联网安全,我们建立了强大的‘红网’计划,来封锁西方国家对我们的侵略与打击。但是西方国家并没有一刻停止过对我们国家网络的攻击,为此,在2013年,由人民自发组成的‘键盘先锋’正式成立,他们日夜奋战、打击西方敌对国家的网络侵略,通过科技的手段成功地破解了西方侵略势力的多个技术壁垒。但是由于日夜奋战,他们的手由于不停地打字,流出了鲜红的血,染红了键盘。所以,红键盘就成为了革命键盘先锋的标志。”

他坐下了,为自己一个结巴没有的朗读感到骄傲。

“很好”,老师非常满意地点了点头,“这就是红键盘的来历!将来,如果你们成功地加入了革命键盘先锋队,你们的胸前也会佩戴这样的红键盘,成为战斗的先锋、民族的先锋!”

这时,一个短发男孩举了手,说:“老师,那为什么他们不直接用武器打击敌人,而是要日夜奋站在键盘上呢?”

老师说:“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我们当时为什么不用武力打击呢?直接捣毁敌人的巢穴不是更快吗?同学们,你们要知道,打击敌人的肉体,要先摧毁他们的精神!我们人多、力量大,每个人都用一个键盘的话,打击的力度将会非常强大,敌人的精神将会被摧毁!精神都摧毁了,那肉体也就不堪一击了。”

老师顿了一下,继续说:“另外,我要告诉你们,后来志愿加入革命键盘先锋队的人非常多,我们发动了大规模的人群加入到战斗中来。无论是什么文化水平的人,无论他会不会外语,都加入到了打击敌人的战斗中来,靠的就是人海战术。只要有电脑,只要有手,无论打什么字,都将靠流量取胜。当然,这个对你们来说理解起来有一点困难,但是你们以后就会明白了。”

全班同学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好了。今天的内容我们就讲到这里。关于革命键盘先锋队,还有很多很多的内容要继续学习,这样才能够加入革命键盘先锋队。你们也要好好表现,争取做第一批加入先锋队的学生!”,老师接着说:“我们一起喊一下革命键盘先锋队的口号!”

“双手流血,在所不辞!键盘先锋,永往直冲!”

030 | 【无理故事】自动贩卖机

文 | 卜生

小王一直是一个不太自信的人,倒不是说他真的很差,而是因为性格使然和家庭教育共同作用的结果。他从小就性格比较内向,但是学习成绩一直也还不错,只是父母太过严厉,考试如果排到第十名以后父母是不会给好脸色的。总之,虽然不至于时时妄自菲薄,但是缺乏自信一直是小王的一个性格特点。

小王在23岁那年大学毕业,在一家广告公司工作。他觉得办公室每个人虽然加班很多,偶尔看起来也有些憔悴,但是浑身都散发着一种自信。就是那种“我能做好的工作,我比别人强许多”的自信。而生活中,他也因为不自信,一直没有女朋友,也很少社交,朋友也很少,于是就经常在社交网站上找到了一个更好的交友方式。

大家可以按照兴趣爱好交朋友,可以聊感兴趣的话题,这简直让小王如获至宝。同时,他也留意到,在各种类型的社交网站上,很多人其实和现实生活一样,可以展现出迷人的自信。

比如在某些答题网站上,他看到有人说:本人985毕业,工作一年,月入4万,我觉得我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再比如,在某些约炮软件上,他看到有人说:JJ小于18厘米的滚,如果你JJ无法满足我,有钱也可以,其他肥猪穷丑男滚;比如在某些健身的论坛上,他看到有人说:路上那些不健身的弱鸡男他妈的弱爆了,根本不是男人!我一拳打他们两个。比如在吉他交流的论坛上,他看到有人说:其实吉他不难的,我一个星期就可以弹《加州旅馆》了。

作为逃避现实的一种手段,网络也开始让小王觉得自己没有自信了。

于是,他发了一条微博:感觉没个人都很有自信,很苦恼。他知道自己那30个粉丝也不会在意自己发的这条微博。

第二天他受到了一条私信:我知道没有自信是什么感觉,但是我有办法。想知道的话就问我吧。

他觉得是垃圾广告,遂删除私信,随即发了一条微博: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竟然有人知道瞬间提升自信的办法。骗子太多。

刚发出没多久,又收到了一条私信:我不是骗子啊!我真的知道提升自信的办法。这个事情不能随便说,我也是想帮你才告诉你的。

他没有马上回复,而是思考了一下,最终决定和这个人见一面,看看这个办法是什么。但是又担心是骗子或者什么犯罪分子会要伤害他,于是就和这个人约了一个白天的时间见面。

他们来到了见面的地点,小王见到了这个人。大量了一下,个子不太高,看起来也不是很有钱的样子,也不太好看,甚至还有一点口臭。但是他身上有一种难以名状的自信散发出来。还没打招呼,他就对小王说:“要不是我看你是一个可造之才我也不会见你。我跟你说,我做这一行也有几年了,现在收入也不少。”

小王还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感觉怕是进了什么传销组织。那人马上接着说:“我做的这个生意不能说是完全合法吧,但是也绝对不犯法。只是由于特殊性,不能见光罢了。哦,对了,我的工作是【领路人】,领你去你要找的那个地方,有你要的东西,然后我收点钱,钱不多,一次三百。但我可不是什么骗子啊,我保证你能找到你要的东西。找到之后你再付款。”

小王随着他来到了一个商场的后门,这里格外安静,还有一些饭店扔出来的垃圾,味道有些重。拐了几个弯之后,发现一道黑色铁门。那个人开门之后转身对小王说:“你进去吧,走到底,在尽头有你要的东西,你交易好了之后原路返回,然后给我钱,这就是交易成功。”

小王打开手机,照亮黑暗的通道,下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楼梯之后,继续走,通道周围什么都没有,只是水泥墙,和幽暗的灯光。

在通道的尽头他看到了一台自动贩卖机。一台和任何自动贩卖机毫无差别的自动贩卖机。他凑近了看一下,玻璃橱窗里面不是通常的饮料和零食,而是花花绿绿的卡片,只是离远看起来像零食包装而已。

再凑近看了一下,这些卡片也有差别,有的写着“自信一周”,有的写着“自信一个月”,还有的写着“开心一周”,“开心一个月”….

“这不是骗人的吧?买这个卡片就能解决我的自信问题?还收我300块?我现在好像没法逃走了…”小王犹豫了起来。

最终他选择了“自信一周”,奇怪的是,并没有插入纸币或者硬币的投币口,他才留意到这些卡片下面也没有标注价格。只是在他按了”自信一周“对应的那个按钮之后,贩卖机右边的屏幕上出现了一行字:

请将指纹放在红色方框内按压5秒完成交易。作为支付“自信一周”的费用,请选择您的支付方法:
A. 口臭一周。
B. 得头皮屑一周。
C. 智商减少20%一周。

在频繁闪烁的提示红框的灯光的刺激下,小王还来不及进行任何逻辑思考,就把指纹放了上去按压了5秒。随即在慌忙中选择了“A. 口臭一周”。急得满头汗。

交易成功

刚刚喘了一口气的小王突然闻到了来自自己口腔里散发的难闻的恶臭。差点吐了出来。但同时,一股难以名状的自信贯穿了他的头脑之中,一直到脚底。

“这无法用逻辑来解释,但是好像真的有用!是安慰剂效应吗?那我的口臭是哪里来的?”小王边想着边往回走。

打开门之后,那个人还在门口等着,走到小王旁边,然后说:“你选的是A?”

小王斜眼看了那人一眼,把300块扔到了地上,对他说:“老子选的是啥跟你有关系吗?干你的活,拿你的钱就得了!本来还想谢谢你,现在怎么话那么多?”

那人弯腰捡钱,没说话,笑了笑。

小王说:“笑什么?我跟你说,老子今天是第一次来,想试试而已,老子回去看看效果,如果好还来找你,以后有你赚钱的机会!老子差钱吗?你要是不好好表现,下次我就不用你了,老子自己来,反正地方我都知道了。”

那个人把钱装在口袋里说:“是是是,您不差钱,但是我得提醒您一下,这个【入口】没有固定的地方,随时都在变,所以下次您要是还想消费,还得麻烦您联系我,我再带您去,因为下一次不一定在什么地方。”

“行,行,知道了,你们这些人赚钱就会想一些花招。反正怎么说呢,老子也不差钱,这300块就当辛苦费了。”随即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穿过刚刚经过的商场,准备乘地铁回家。

在经过商场的化妆品区域时,一阵恶臭也散播开来。两个无聊的导购小姐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鼻子,另一个拿出柜台里的香水,朝着空气里喷了几下,对身边的同事说:“臭死了!现在这帮人啊,真是吃了大便也不知道刷牙,还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老娘真他妈想问问他自信在哪儿买的。”

029 夏天是疯狂生长、赶着奔赴死亡

我一直都称自己是讨厌夏天的那类人,如果粗略地把人按照对夏天的好恶来分的话。

永远都结束不了的白天、难以入眠的夜晚、蚊子、高温、晒人的晴天、突如其来的雷雨、减不下去的肥肉、公共场所的汗臭…夏天就是这样让我爱不起来。

然而有人却爱它的高温逼退的衣服,喜欢看人裸露的手臂和大腿、喜欢看别人大汗淋漓让衣服湿透粘在身上、喜欢路边的烧烤啤酒、坐在室外吃东西、周末在露台上放着音乐和好友一起派对…

夏天是个矛盾综合体。裸露的肉体让人产生欲望,炎热的天气让人失去想要做爱的动力;着装让人意识到减肥的重要性,炎热的天气让人动也不想动;丰富的食物堆满市场,每个都想吃一口,炎热的夏天让人胃口大减。

于是精神上总是处于一种“我想要做好多事情,但是我做不到,太热了”,于是就一直消沉、消沉。这种消沉带有一种萎靡。尽管缺少阳光照射已经被证实可以导致一定程度的抑郁,而似乎热带地区的人总要比高纬度地区的人要奔放一些、性感一些、更有活力一些,但是疯狂生长的夏天总有一种赶着奔赴死亡的感觉。

努力生长,赶着奔赴死亡。这是我的夏天。

中年男人穿着白背心,卷起来露出肚皮,手里拿着扇子,坐在小区门口看着路过的诱人的姑娘们的肉体,一阵阵香风吹到中年男人的脸上,他想起了自己家里的永远也美不起来的半老徐娘和自己不听使唤的下体。

大妈三五成群地穿着睡衣在晚饭后相约一起散步,她们喜欢聚集在过道和路口,在有许多人经过的地方大声地喧哗着,聊着家长里短,为别人的生活操心。

放暑假的孩子们永远也不知道自己给别人带来了多少麻烦,他们认为整个世界也和他们一起放暑假了,整个世界也应该陪着他们一起疯、一起做没有教养的事情。他们痛恨着作业和补习班,将集聚的幼稚的仇恨和能量发散到别人身上。

上班族们抱怨办公室的冷气、自己身上的肥肉、无法拒绝的大餐以及整个世界所具有的喧嚣。只有他们才认为自己是夏天的受害者。他们想起自己的童年、自己的暑假,在电风扇吹来的机械的风中做着暑假作业。

炎热让人疯狂、失去理智、失去克制。炎热是一年一度的末日狂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