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e#22 2015上海糟糕艺术展总结

又到了年终总结的时候了。
今年看了不少展览,年底也快到了,想把这一年来看过的糟糕展览总结一番。
想必要得罪不少人,不过我本意并非要冒犯,只是真心希望艺术展整体的环境能够再好一些。
以下排名不分先后。

1.雨屋
我甚至觉得这不是一件艺术品。是一个传感器激发的喷水装置,起码,连一件艺术品所要表达的观念都没有,没有诚意。
你无法想象刚开幕的那几天,我打开朋友圈全是雨屋的刷屏是什么样的效果,连拍照的姿势都差不多。

2.已然未然
Gucci的大型地推活动。就这样。

3.不朽的梵高
听闻梵高要来,兴奋得不得了。结果,是投影仪,没有油画。
投影仪。
我为何不在家上网看?谷歌艺术项目还能看超大高清多角度的世界名画。

4.跨界大师鬼才达利
听说另外一个达利展《疯狂的达利》更恐怖,不过我没去。我只去了鬼才的这个。真想说,鬼才去。
最近所谓‘大师展’比较扎堆,给人一种错觉,西方的艺术大师开始重视中国市场了,中国人终于可以看到世界名画了。
并没有。
大师还是那个大师,作品也都是大师的作品,但非名作。
我也不是非得要看名作,可是,起码,‘致敬’的部分占的比重太大的话,是不是有点喧宾夺主呢?

5.毕加索大展
和其他的大师展一样的毛病。反复强调是真迹,反复强调数量多。
这种声嘶力竭不太健康,并且也没什么效果。
因为还是我的一个朋友去商场逛街之后发现的这个展览,然后告诉我去的。
另外,布展方式也是一个败笔。如果布展=挂画,观展=走一圈看看画,那的确应该反省一下了。

在这个万物皆可营销的时代,不想看到噱头大于内容的展览。

016 荒谬的总结与展望

年底又到了,一大波‘2015年最XXX’即将来袭。
最怕这种事情,简直大毒草。
age_01_2
比这个更可怕的对明年的展望,因为总结和展望就是在浪费时间。
一个明显的道理是,人的一生的时间是连续的,不是一页一页的,也不是一本一本的。无数人因为期待着下一个周期的开始,而浪费了本周期内的时间。
似乎到了2016年1月1日0时0分0秒的那一瞬间,你就和上一秒本质不同了,就要开始执行新计划了。
为何不当下在12月就开始做呢?或者11月开始的想法立即就做呢?
新年计划本质上是一个推迟计划,推到明年你也不会做。
新年计划是拖延症发明出来的看似有条理的方法,实际上是冠冕堂皇的‘合法’拖延。
所以,忘记所谓时间周期,想起什么赶紧做。

同样,各种年终盘点也是荒谬。且先不说品味不同所造成的评选结果的差异,就说造成的一系列病症:到年底才听本年的专辑、才看书、才看电影,收藏了之后看不看还两说,哪怕收藏了之后准备执行,准备去看,那也是明年的事儿了,明年又有新东西出来,你还在回味旧东西,回味完了说一句“去年XX总结的XX也不怎么样啊。”,是啊,早告诉你了,品味不一样啊。然后越来越懒,丧失主动发现和培养自己品位的能力,被人牵着鼻子走,又难受又没收获。
所以,我怀疑那些所谓年终盘点的什么专辑啊、电影啊,真有人follow吗?
多严重的病。
为何不平时培养自己的资料库呢?都成年人了,还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那也得治治了吧?

015 社交

责备社交网络的种种负面影响,号召着回归自然状态的生活,回归自然的社交。
恐惧社交,热爱社交。
主动找到我们的,烦。
我们想要主动接近的,被对方忽略。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属于更高级的那个圈子,对自己真实所属的圈子和比自己低级的圈子感到厌恶。
高级的人忽略我们,陷入无限自卑。
低级的人主动迎合,我们看不上。
自卑与傲慢这两种情绪就同时存在于社交场合。
看着风风火火的人们谈笑风生,回到家之后在自卑与傲慢所带来的孤独中不能自拔。

然后人们寄托于社交网络,因为它【基于共同的兴趣】。
其实都一样。
兴趣小组的一群人见面时,同样的事情一样在发生。
【你不要来烦我,我正在思考如何挽回刚才在偶像面前的尴尬一幕】是每个人的心理活动。
多年以后,你都忘记了那个偶像是谁,也忘了谁来烦你,但是那个尴尬的感觉你依旧记得。
多年以后,你终于想起来如何挽回尴尬的一幕了,物是人非。

014 一文不值的爱情

我觉得真实的爱情和文艺作品里的爱情像两辆拼命飙车到失控的赛车。艺术对生活进行加工,观者看到了加工后的爱情来印证自己的爱情觉得自己的爱情好平庸,根本和电视里演的不一样,然后拼命作,往死作,作的人多了之后,编剧和作家发现他们的水准落后于真实生活了,就继续拔高,描写更夸张的爱情。
恶性循环。

雨夜奔跑,饮料泼脸,割脉上吊,偷送便当,私奔天涯,辞职流浪…

电影里这样演的,人们也要这样做,否则就不是真爱,不够刻骨铭心。
年轻怎能不疯狂一下呢?

呵呵。

他们以为自己懂爱情,以为自己找到了真爱,以为马上就可以刻骨铭心,嘲笑平平淡淡的人是麻木不仁的、内心冰冷的。
这样的人得的是一种病:【表演型人格障碍】
他们爱的是表演中的自己,一生致力于做一个drama queen, 他们想成为所有婚礼上的新娘和葬礼上的寡妇。

托马斯最近刚分手,经历了一次刻骨铭心的8年的爱情长跑。他决定把自己的故事写成书,因为他从来没遇到过有谁的爱情故事会如自己的那么跌宕起伏又轰轰烈烈。
书毕,投了4个出版社,都被拒了。
托马斯不服,给这4个出版社分别发邮件追问为什么不能出版,怀疑是故事情节太曲折离奇导致失真了吗。
4个出版社的答复内容都差不多:故事内容平淡,无商业价值。

这4个礼貌的主编想说的是:你的爱情一文不值。

issue#21 我在艺术展开幕上观察人类

我喜欢观察各个场合中的人类。地铁上的、机场里的、商场里的、咖啡馆里的、饭店里的、似乎忽略了艺术展开幕。
不知道为什么,艺术展和时尚活动有太多的相似之处,其中最常见的戏码永远是:新鸟如何让自己看起来像老鸟,老鸟如何看新鸟装老鸟;新鸟寻找各种机会寻找与老鸟搭上两句的可能性,老鸟只想应酬见见不得不见的人,说两句就走人。
当然,这其中衍生出了很多亚种,列出来聊聊。

Continue reading

issue#20 做梦的达利

趁着上海“达利热”,我也凑凑热闹。
不过故事要从小学的时候说起。

我问了身边的同龄人,竟然大多数人小学是没有美术课的,包括名校生。而我这个三线城市不重点小学竟然在我六年的小学生涯里面几乎没落下一节美术课,说来也有点儿神奇。
大概是在高年级的美术课本上,第一次见到了达利的画,本能地不懂。我只记得美术老师在课堂上说:“达利的画是超现实主义风格,记住了吗?”大家都似懂非懂地、装模作样地看着达利的画,看不懂,大概也懒得问老师什么是超现实主义。而我却被达利的画和超现实主义这几个字折磨了好多年。

Continue reading

013 冬天

室外零下30度,雪花细小,北风刺骨。
穿得再厚也抵挡不住严寒。
脚踩在雪地上吱嘎吱嘎响。戴着口罩,眉毛和睫毛上都结着霜。
路边有卖糖葫芦的、卖烤地瓜的、卖雪糕的。
马路上的车时不时因为打滑发出刺耳的声音。

走进居民楼里,抖掉身上的雪,跺几下脚,把雪跺掉。
声音震亮了楼道里的声控灯。
下午4点,天已经黑了。

进到房间,眼镜瞬间蒙上水汽。
室内温度零上24度。
脱掉厚重的外衣和鞋子,看见朋友和家人在招呼我赶快坐下来吃火锅。
啤酒、白酒,还有从阳台直接拿进来的冻豆腐。

012 交通工具 ft. 畸形秀

我想象不出来在公共交通没有发明以前人类在完成“从A点到B点”这样的动作的时候是怎样的,不过我观察到的是,公共交通和交通工具具有一种魔力。

脚突然金贵了起来,一定要脱鞋。
嗓门也大了起来。
电话也多了起来,平时电话都没人找的。
也会突然饿,然后狂攮。
专门吃味道冲的东西,比如榴莲、臭豆腐。
智商下跌50%以上,以痴傻的表情看着手机中播放的脑残剧。
无法判断身体是柔弱还是强壮,抢座的速度看起来身体很猛,可是强壮的身体却需要坐哪怕一站。迷。
召集熊孩子的魔力。他们站在座位上、满地打滚、把脚印印在周围每个人的身上、一定会拉屎撒尿、一定会尖叫、一定会表演节目或者说英语或者背唐诗。

好像一场畸形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