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e#8 杉本博司的形而上海景

杉本博司和森山大道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就是使用黑白摄影非常多, 但是他们俩的作品区别非常明显, 森山大道的影响总是很满涨, 有种喘不过气来的压抑感, 而杉本博司的作品则是另一个极端, 非常静谧, 哪怕是肖像系列这种有人物存在的摄影都有一种静谧的感觉, 看一眼都觉得世界安静了.

Continue reading

issue#7 森山大道的上海乡愁

上海永远都不缺摄影师, 但是每个摄影师都缺一个上海的摄影集.

森山大道(Daido Moriyama)以他那光怪陆离的黑白世界. 扭曲的角度, 粗糙的颗粒, 以及充斥着整个画面的破碎感,带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这种不舒服不是恶心, 因为画面中并没有造成恶心的元素; 这种不舒服多是一种眩晕, 一种醉酒之后又晕车的感觉, 而这可能来源于他那独特的拍摄角度. 这种不自然的角度有的人觉得是一种突破条条框框的解放, 有的人觉得是一种压抑过后的扭曲.

Continue reading

issue#6 两个习 | 都市自然意象

我去一个地方旅行,一般都会看当地的艺术馆,感受一下每个不同城市的艺术性格。既然只在台北逗留4天,那就从最主流的开始看起吧,结果歪打正着,来到台北当代艺术馆(MoCA Taipei)的时候(3月28日),正好赶上新展开幕,也就是游文富的个展《两个习》。

Continue reading

issue#5¾ 不迷失台北

对台湾一直有一种复杂的情感。无论是从长辈那里听来的故事,还是各种关于“台湾问题”的讨论,所有的这些信息在某种程度上说都是某个片面的角度。我在台北只停留了4天,对台湾的了解也只能是片面的,但是这里的人、这里的文化、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把我对台湾的印象压缩成了那句“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

飞机开始下降的时候剧烈颠簸,台北肯定是下雨了。看着地面越来越清晰,建筑越来越近,机翼后面一条白线是切割空气里的雨滴,轰隆一声着陆之后,看着地面的水和阴沉的天,我知道我已经实实在在地降落到了雨季的台北。 Continue reading

issue#5 对话苏东平 | 跟随“心象”,任性作画

改革开放后,大量的思潮涌入到国内,大批的艺术家开始真正地考虑为自己创作,而不是为某种意识形态创作。苏东平先生在经历了压抑和挣扎之后,终于探索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创作之路。其抽象笔触和“厚涂”,以及“溢出”画框的这种表现方法已经成为苏先生的独特标签。

参加了苏东平先生在Pearl Lam Galleries的个展“心象”开幕,和苏先生聊聊,探讨一下从写实到抽象的创作之路,以及“心象”这个概念对于苏先生艺术创作的影响。

Continue reading

issue#4 Mark Bradford | 拼贴与解构拼贴

我说我喜欢在天气不好的时候去看展览,结果上个周六正好赶上下雨,从早到晚,趁着这样的好时节,我准备去看展了。

话说好久不看展,甚至有点儿激动,明知下雨却没带雨伞,出门意识到下雨的时候又懒得回去拿雨伞,就一路被雨淋,湿漉漉地进入到RAM了。 Continue reading

issue#3 马列维奇的至上主义和所谓终极奥义

画了黑色方块的那位卡兹米尔·马列维奇是不是最受争议的艺术家?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但是我确定的是,马列维奇和其他很多现代或当代的艺术家一样备受争议,受到各种质疑,尤其是每当他们的作品被卖出高价之后,新一轮的批判和骂战又会开始。 Continue reading

issue#2 Michael Wolf | 亚洲热 | 赛博朋克

最近在网上Michael Wolf在90年代拍摄的一组中国农村时尚的那个系列突然又火了起来,并且大量广泛地传播着。不得不感叹,曾经写过一篇关于Michael Wolf其他作品系列的文章,既然大家很喜欢Michael Wolf,我也搭个顺风车,顺带介绍一下他的其他作品。 Continue reading

issue#1 血红色的Anish Kapoor

第一次遇见Anish Kapoor的作品还是在看了这个作品2007Svayambh之后。虽然从未亲临现场,但已被其震撼。一块巨大的红色蜡块“强行突破”门框,留下一道深红色的轨迹和被削得平平整整的轮廓。说实话,第一眼感觉有那么点儿血腥;第二眼觉得有点情色;第三眼意识到该作品的体积之后,想象了一下现场的场景,感到了深深的震撼。回过神来之后,有一种无法名状的情绪。缓慢运动却无法停止的巨大物体在突破各种形状的出口时都会被强行改变形状,并留下一条深红色的轨迹。

Continue reading